新華報業網 > 首頁 > 正文
                                  非遺“解鎖”寶藏鄉村、務實而溫婉的江南古鎮|人文周刊薦讀
                                  2022/07/01 11:30  新華報業網  

                                    新華日報·人文周刊(第228期)

                                    【記錄】

                                    【文脈】

                                    【記錄】非遺,打開鄉村的N種方式

                                    非遺,是經過中華文明歷史長河洗滌、積淀與傳承下來的珍貴財富,它記錄著歷史、反映著生活,也承載著人們的經驗、智慧和共同情感。數據顯示,我國73%以上非遺項目保存在傳統鄉村,非遺是鄉村文化重要的組成部分。

                                    今年,國家六部門聯合發布《關于推動文化產業賦能鄉村振興的意見》。意見高度重視非物質文化遺產在鄉土文化產業中的重要作用和獨特地位。

                                    江蘇擁有種類繁多、各具特色的非遺資源,數量居全國前列。眾多散落在鄉野的非物質文化遺產經過歲月淬煉,正在被人們重新認識、激活,成為鄉村振興中的新力量。

                                    非遺產業,

                                    助力鄉村振興

                                    南京云錦,曾經作為皇家御用專供之物。誰能想到,二十年前,一位來自淮安漣水縣紅窯鎮的農村小伙,將南京的云錦技藝帶回了家鄉,并且帶領鄉親們靠著這門“南京技藝”奔向了致富路。

                                    從2002年的3臺織機發展到如今的80多臺織機,淮安市級非遺項目云錦織造技藝代表性傳承人劉廣社的企業已經成為全國最大的云錦生產科研基地。

                                    1992年,高考失利的劉廣社跟著本村18名青年男女來南京云錦研究所打工,當看到燦若云霞、絢爛多彩的云錦,他一下子便被折服了。

                                    云錦織造工藝復雜,兩名熟練的織錦工一天才能織出五六厘米,一些學徒堅持不下來很快“跳槽”了??蓜V社能吃苦、腦子活,云錦織造有100多道工序,每一道工序他都認真探索、研究,認認真真地跟著師傅學習了8年。劉廣社心里明白,云錦這門技藝,學好了,能夠養家糊口,更重要的是能實現自己的創業夢想——有一天自己也能辦一個云錦廠。

                                    2001年春節,練就了一身云錦織造技藝的劉廣社和妻子徐海梅辭去工作,用共同積攢下來的20萬元資金回到漣水縣紅窯鎮李莊村,創辦云錦織造廠。

                                    “剛回家創業的頭三個月,我沒吃過一頓及時飯,沒睡過一天安穩覺,一下子瘦了十斤?!眲V社說,在一個沒有云錦織造基礎的蘇北鄉村辦云錦織造廠,太難了?!皼]有織錦機,我請來了兩個會木工的親戚,用自家的樹木,按照自己掌握的規模型號,做了8臺織錦機;沒有廠房,就把織錦機安裝在自家的堂屋里;沒有原料,就向南京云錦研究所求援?!?/p>

                                    如今,劉廣社創辦的漣水華夏云錦織造有限公司,是全國最大的云錦生產科研基地,獲得5項國家發明專利、11項實用新型專利、267項外觀設計專利、300多項版權注冊登記。企業擁有6800多平方米的廠房,織錦機80多臺,帶動本地農民230余人進廠就業。劉廣社說,自己辦云錦廠,一是實現自我價值,二是帶動鄉親致富?!拔覐S里的員工,基本都是附近的農民,農忙時他們在家務工,不忙的時候就過來織云錦?!?/p>

                                    依靠非遺技藝脫貧致富的故事,不斷在廣袤的鄉村上演——

                                    細細的絲線穿過繡花針,靈動的手指上下翻飛……繡室里,莫元花正帶著繡女們一邊刺繡,一邊聊著家長里短,歡快的笑聲不時傳出窗外。

                                    揚州亂針繡代表性傳承人莫元花稱得上是揚州寶應魯垛鎮的名人,十多年來,她憑借一枚小小的繡花針,帶領魯垛鎮3000多名姐妹先后走上脫貧致富的錦繡之路。

                                    上世紀80年代的魯垛鎮,湖蕩密布,河道縱橫交錯,鄉親們世世代代靠捕魚為生?!拔覀兯l人窮怕了,哪怕把手指戳破了,也要為讓鄉親們脫貧致富,繡出一番新天地?!碑斈?,父親在耳邊反復嘮叨的一番話,讓莫元花放棄了自己所學的酒店管理專業,回到了家鄉寶應縣魯垛鎮,接手了父親創辦的寶應縣刺繡廠。

                                    真正拿起繡花針,才知道它重千斤,莫元花經常每天熬到半夜,即便是手戳破了,還是要咬牙堅持?!盀榫毩暸z,我先把一根絲線分成兩半,再分成4絲、8絲、16絲,一直分到128絲,每天起碼埋頭15個小時以上?!?/p>

                                    刺繡技藝不斷提高的同時,莫元花的作品也逐漸得到了市場認可,訂單源源不斷地涌來。事業發展得越來越好的時候,莫元花注意到,農村里的青壯年大多外出打工,婦女們多賦閑在家。如果讓留守婦女一起加入刺繡隊伍,既能幫助她們增加收入,又能為亂針繡培養更多的非遺人才,豈不是兩全其美?于是,莫元花便一家家跑上門,給她們做思想工作,她籌建亂針繡技能培訓學校,免費辦起了亂針繡技能培訓班,還經常邀請蘇州、常州等地的刺繡大師前來傳授技藝。

                                    “2000年的時候,我們繡娘的工資有1500元,而當時醫生教師卻只有800元?!贝謇锶藳]想到,學習亂針繡不僅有時間照顧家庭和孩子,還能掙到錢,于是紛紛加入到繡娘隊伍當中。

                                    “我幫助了她們,她們也成就了我?!弊钭屇ǜ械叫牢康氖?,亂針繡不僅幫助鄉親們賺到了錢,更給她們帶來了觀念上的改變,“村里人的精神狀態明顯不一樣了,大家坐在一起一邊繡花一邊聊天,是很開心的一種生活方式。最主要的是,農村女性能夠通過工作,找到自己的價值?!?/p>

                                    莫元花的“大弟子”吳學蓮患有家族性佝僂病,沒上完小學便輟學在家,莫元花親自教她刺繡技藝,如今年收入有5萬多元,結婚生下兩個兒子,生活幸福美滿?!按米印标悤匀A成了一名心靈手巧的繡娘后,家里不僅翻蓋了大樓房,還自己創辦了“添彩繡苑工作坊”,銷售產值超過百萬元,亂針繡產業也因此成為了魯垛鎮的富民產業。目前,魯垛鎮共有30多家亂針繡企業和工作坊,擁有省級刺繡大師、省名人、省高級工藝美術師15名,產品遠銷20多個國家,銷售產值達上億元。

                                    莫元花說,農村的發展,需要年輕一代的加入,“我想通過自己的努力,激勵和影響更多年輕人扎根鄉村的發展?!?/p>

                                    可觀可感,

                                    解鎖非遺新玩法

                                    六月的一個周末,陽光有些火辣,江寧湖熟錢家渡非遺文化村的游客絡繹不絕。伴隨著震耳欲聾的鑼鼓聲,身穿花綠服裝的俞大琴和姐妹們興奮地跟著音樂搖擺著旱船,一邊跳一邊笑,再現了古時湖熟漁民的豐收之景。

                                    今年55歲的俞大琴,是錢家渡這一帶的“名人”,也是湖熟蕩湖船傳承人。十多年前,俞大琴被蕩湖船表演深深吸引,拜師學藝,自此與這項非遺結下不解之緣。湖熟蕩湖船表演,起源可追溯到清代,是一項根植于傳統生活的民間藝術,2008年被列入江寧區首批非遺名錄。這些年,俞大琴經常和姐妹們東奔西走,到處表演,既當演員,又當搬運工。

                                    去年,江蘇省文化和旅游廳在全國率先開展了一項創新工作——無限定空間非遺進景區,首批共設25個試點,眾多當地的非遺由此進了錢家渡村,俞大琴和姐妹們也因此有了固定的演出舞臺。每到周末和節假日,游客們從城市來到鄉村,體驗田園風光和鄉土風情。俞大琴的蕩湖船表演最吸引人,舞臺前總是人頭攢動,熱鬧非凡,不少游客爭先恐后地和他們拍照??吹搅鱾鲾蛋倌甑氖幒跊]落了一段時間后還有這么多人喜歡,俞大琴由衷地覺得開心,“有了演出,大家可以拿到補貼,更重要的是蕩湖船有了觀眾,有人看,蕩湖船才有生命力??!”

                                    湖熟是個有2000多年歷史的古鎮,文化底蘊深厚,在湖熟街道轄區內,擁有省、市、區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近30項,這些非遺猶如一顆顆珍珠散落在鄉野之間。如何串珠成鏈?除了引入非遺項目展演外,錢家渡還在村里精心設計了一條非遺旅游專線,將非遺融入吃住行游購娛各環節,常態化推出非遺表演、非遺小食集市及非遺民宿等,嘗試把游客全程“浸泡”在非遺情境中。

                                    南京農業大學民俗學研究所教授、“我們的節日”南京工作室首席專家季中揚表示,錢家渡非遺文化村正是抓住了非遺的文化內涵,非遺與旅游結合,既豐富了景區內涵,又解決了傳承人生存、發展的難題。

                                    食材全部準備到位,店里也已收拾妥帖,剛喘口氣,食客們便接二連三地上門了。85后老板娘肖雄馬不停蹄地忙碌起來。

                                    肖雄是張家港市鳳凰鎮雙塘村肖家巷人,之前在南京上大學,畢業后在南京成了家,原本小兩口在南京創業,但大城市生活節奏快,競爭壓力大,于是夫妻倆決定換個“活”法,“我們喜歡慢點的生活節奏,恰好老家鳳凰鎮大力發展鄉村旅游,所以就回老家開了一家農家樂?!?012年,肖雄和丈夫帶著孩子回到了老家,將自家30多年的老宅改造一新,肖家巷的第一家農家樂——河陽魚館正式開張。

                                    河陽是什么意思?經常有外地人跑來問肖雄,她的臉上總是洋溢著笑容,自豪地說:“鳳凰鎮是河陽文化的發源地,這里孕育了國家級非遺河陽山歌和河陽寶卷。聽了我的介紹以后,許多人覺得有意思,我們的飯店也因此有了不少回頭客?!?/p>

                                    肖雄所在的張家港鳳凰鎮,古稱河陽,是中國歷史文化名鎮,擁有18項非物質文化遺產?!拔覀冞@里景色很好,但是僅僅能夠吸引附近的居民,和其他一些大景區比,沒有足夠吸引人的亮點?!睆埣腋凼续P凰鎮雙塘村黨委副書記朱紹成回憶,2017年,村里以非遺為主線,以農家樂為開端,發展旅游業,將河陽寶卷、菊花酒等聲色味俱全的18項非遺一一融合在了村子的每一個角落里。

                                    “非遺和旅游結合在一起,不僅能傳承我們這里的特色文化,也打造出了獨屬于我們的名片?!?020年,肖家巷被評為省級特色田園鄉村,2021年肖家巷所在的張家港市鳳凰景區又獲評江蘇省首批非遺旅游體驗基地。前來游玩的游客逐年增加,2021年達到了50萬人次。

                                    絡繹不絕的游客為肖家巷帶來了巨大“流量”。張家港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高莊豆腐干制作技藝曾經因產量低、附加值低而難以獨當一面,如今,老豆腐家庭作坊搖身一變成為一個集展示、展銷、體驗等功能于一體的非遺體驗店,豆腐坊的主人、村民薛友娣忙里忙外,臉上始終洋溢著幸福的笑容,“做生意雖然辛苦,但比在工廠打工收入高,豆腐干根本不愁賣?!贝謇镛r家樂、文創產品、民宿、雙創中心就業大門紛紛為鄉親們敞開,據不完全統計,目前肖家巷的非遺產業已經吸納200余位來自當地及周邊村鎮的鄉村人口就業,他們當中,有從事文創產品生產的中年人,有擔任導游講解員的大學生,有開網紅咖啡店的年輕人?!胺沁z已經成為我們肖家巷村旅游發展的一個新支點,下一步,我們準備進一步用非遺將衣食住行串珠成鏈,給游客更好更多的體驗?!敝旖B成說。

                                    融合創新,

                                    賦予古老技藝新生命

                                    非遺文化離不開傳承,傳承則需要新鮮血液不斷流入。一些熱愛非遺的年輕人,不斷探索創新,讓許多瀕臨消失的非遺項目以嶄新的面目重回人們視野,進而被重新欣賞和接受。

                                    張家港市后塍街道封莊村的一間院落內,傳出了陣陣的弓弦響聲——這里是第六代手工彈棉絮技藝傳承人、海歸碩士蔣曉棟的工坊。

                                    1987年,蔣曉棟出生在一個彈棉花匠世家。彈棉花也是非遺?沒錯。蔣曉棟的祖先從清朝光緒年間就開始彈棉花,母親黃翠萍是第五代傳承人。幾十年前,彈棉花曾是個紅火的行業,當時人們墊的蓋的都是手工加工的棉被,但隨著時代的發展,這門老手藝已經慢慢淡出了人們的視線。

                                    蔣曉棟從小看著媽媽做被子,卻不清楚傳承彈棉絮這項技藝有什么特別之處。后來蔣曉棟出國留學,成為了美國堪薩斯大學的金融學研究生,畢業回國后又在一家光伏企業做營銷總監。之后成家立業,有了孩子,媽媽親手做的被子陪著孩子度過了每一個夜晚,蔣曉棟漸漸意識到了這項技藝的“溫度”。

                                    2018年年底,蔣曉棟開始跟著母親學習彈棉花,熟悉棉被的制作過程。2019年,他將母親的工坊注冊為“有暖制被所”,開始手工彈棉絮品牌化運作,一年不到的時間內,“有暖制被所”銷售額就超二百萬元。

                                    “利用彈弦使棉花纖維震動并打開,用這種技藝制成的棉被蓄熱空間更多、耐用性更強,摸上去手感就不一樣。這么好的東西,一定會有前景廣闊的市場?!痹谑Y曉棟看來,傳承非物質文化遺產,要勇敢地在市場中打造品牌,“我們年輕人的創意,可以賦予傳統手藝更多的可能性?!?/p>

                                    2020年,有暖制被所進駐網絡購物平臺,曾經只是賣給村里人和周邊親朋的棉被,如今依托網絡,最北賣到了黑龍江漠河,最南賣到海南三亞。蔣曉棟還帶著自家生產的棉被,與山東非遺魯錦、貴州非遺藍染手工織布合作,打造既有文化底蘊,又不失潮流的非遺床上用品。

                                    越來越高的銷售量,也為鄉親們提供了越來越多的就業機會。目前,有暖制被所共有12位老手藝人,平均年齡40歲以上,其中既有經驗頗豐的老手藝人,也有剛剛退休的“再就業”鄉親?!笆炙嚾嗣吭率杖?000—7000元左右,在村里算是一筆不錯的收入?!?/p>

                                    “扎根于鄉野的非遺技藝,其實并未消逝于現代社會的洪流中。應該讓更多熱愛文化、擅長設計、懂得市場的人加入進來,讓非遺煥發出新的生命力?!弊鳛橐幻贻p的非遺傳承人,蔣曉棟覺得,無論時光怎樣流轉,非遺的魅力一直都在,只是需要用時代的眼光,發現更多的打開方式。

                                    一小團面,經過李子藝巧手一捏,就可以成為栩栩如生的十二生肖、神態各異的西天取經人物、孩子們喜歡的冰墩墩……在李子藝和母親的改良下,面塑工藝品具備了不發霉、不開裂、可以長久保存的特點,面塑不僅能制成供觀賞工藝品,還能成為具備實用功能的胸針、年輕人喜歡的盲盒手辦等。

                                    今年22歲的李子藝是個00后,也是非遺面塑技藝傳承人,她的母親朱月香是家族面塑技藝的第四代傳承人。母親記得子藝2歲那年就跟著媽媽坐在活動現場,自己饒有興致地擺弄起面團。在李子藝的記憶中,面塑像是陪伴自己一起長大的好朋友。高考填報志愿,李子藝選擇了藝術設計專業,在老師的建議下,她將面塑技藝做成創業項目、參加創業大賽。2020年,還在讀大二的她和同學們一起,成立徐州子藝文化藝術有限公司,決心以年輕人的力量,將這項面塑技藝傳承下去。公司成立以來,先后培養45名大學生和38名來自鄉村的婦女做“非遺老師”,讓他們學成技藝后,再當別人的老師,將面塑技藝像蒲公英一樣,一傳十十傳百。

                                    疫情后,許多活動無法線上開展,年輕人們靈機一動,決定向電商進軍。只不過,別人賣產品,李子藝和小伙伴們帶貨的是打包好的非遺延伸手工體驗課,來自鄉村的“非遺老師”們在電商中也可以找到自己的課堂。李子藝介紹,目前網絡課程的銷量已達6.5萬次左右,有43萬多的點贊量?!昂芏嗳丝赡苷J為我們00后還是孩子,其實我們已經長大了,都可以成為非遺傳承中最具生命力的一分子。鄉村的舞臺很廣闊,作為非遺傳承人,我很榮幸,也希望能用自己的綿薄之力,讓非遺在鄉村振興中發揮重要的作用?!?/p>

                                    畢業在即,李子藝希望自己的面塑可以和香包、扎染、剪紙、陶藝等多種非遺技藝融合,建成一個非遺培訓體驗基地,乃至發展加盟店。在帶動越來越多的鄉民和大學生就業的同時,也能讓當下年輕人觸摸到鄉村文化中最鮮活、最具生命力的中國味道。

                                    新華日報·交匯點記者 王慧 姚依依

                                    更多記錄內容請戳這里

                                    【文脈】

                                    江南古鎮,一首務實而溫婉的水漾小令

                                    文/莊若江

                                    江南古鎮清一色的都是水鄉,水文化的特征在這里有著最典型的呈現。這些小河雖然不夠寬闊,卻通往太湖、運河、長江,是小鎮通往外界的交通要道,也是文明接納與傳播的路徑。那些從古流到今的一條條小河,是古鎮人生活的清泉,也是滋養文明的泉流。

                                    江南的古鎮一定是處在水系的最佳位置上,不是被水環繞,就是小河穿城。而鎮內小河一定連通著外面的大河,河與河交合相匯,又必定溝通著更龐大水系,可以繞太湖,入運河,或溯長江。水為路,船為車,在交通不便的從前,小鎮人最早擁有了自己的“公路”和“汽車”。船,是水鄉人的翅膀,也是古鎮一道流動的風景。河與船的作用之巨,還在于經濟和文化的意義。

                                    江南古鎮大多形成于明清時期。最早時,這里應該是一些因為市場貿易需要而逐漸形成的“市”,主要具有經濟意義。后來人口越聚越多,規模日漸擴大,便形成了“鎮”。因此,“鎮”也是最早城鎮化的表征,而宜居的江南之地是古中國城鎮化發展速度最快、人口密度最高的地區。至明末時,周莊、南潯、同里、蕩口等古鎮,居民都在萬人以上,蕩口的住戶更是高達5000多戶,可謂人煙密集,商貿繁榮。

                                    交通是一座城鎮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古鎮的繁榮也從來離不開河與船。在地面交通欠發達的時代,河就是路,船可當車,水上交通遂成為陸上交通最重要的補充。介于城鄉之間的城鎮,是當年物資交流的中轉與集散之地,也是連接城市與鄉村的經濟中心,鄉村農民的采購往往是在較近的鎮里完成,因此水路交通的便利至關重要。鎮民多以商工為業,街巷商鋪鱗次櫛比,商品云集,貿易興隆,所以“前店后家”的建筑模式成為小鎮上最普遍的居家與從業方式。

                                    商品意識就這樣在小鎮上開始萌芽,經濟貿易活動也為小鎮居民帶來了不錯的收益。河道縱橫、桑榆遍地的江南,自古為蠶絲重要產地,蠶桑生產歷史可以追溯至春秋時期,作為副業的蠶絲生產也已有千年之久。早在宋代,南潯鎮便“耕桑之富,甲于浙右”,因為近在咫尺的輯里所產的桑蠶絲白亮柔韌、質地優秀而名甲天下,故坊間有“蠶桑之利,莫盛于湖,湖絲為南潯七里為佳”的說法?!拜嬂铩笔谴迕?,原名叫“七里”,因為從這里到南潯鎮正好是“七里”的距離,后改名“輯里”。輯里水柔而絲韌,普通的蠶絲只能吊起一個銅錢,而輯里絲卻能承受十個銅錢的重量,后來皇帝龍袍的織造全部采用輯里絲作為原料。

                                    南潯鎮因此成為了生絲、絲綢的貿易中心,龐大的水網為南潯織就了一張四通八達的交通圖。19世紀上海開埠后,隨著生絲出口量的劇增,南潯鎮迅速成為了江南最大的絲市,呈現出“熙熙而來攘攘往,一日貿易數萬金”(《南潯絲市行》)的繁榮景象。被靈活機智開放的水文化所養育的南潯人,性情敏察而善為,不僅把生意做得風生水起,還憑借著市場培育的靈活機智與精明務實走向了大上海這個更廣闊的天地。南潯古鎮上,有所謂的“四象八?!薄捌呤展贰敝f,這些“象”“?!薄肮贰彼傅?,都是鎮里因商致富的豪門大戶,遍及海內外的蠶絲生意,讓他們獲利不菲而成為當地巨富。

                                    乘坐小船,聽船娘唱著吳歌,沿著河道悠悠穿越古鎮,領略沿岸的風景勝跡,是最令人愜意的事情。在南潯,岸上蜿蜒長達400米的一組建筑令人驚詫不已,這就是聲名遠播的“百間樓”。據傳,百間樓是明代萬歷年間禮部尚書董份所建,距今已有400多年的歷史。這組粉墻黛瓦的宏大建筑群,空間騎樓相連,筑封火山墻,院落之間以券門相隔,樓前有廊檐可避雨遮陽,建筑高低錯落,風格古樸雅致,既氣勢宏大又不失江南建筑特質,在兩岸建筑中顯得別具一格。百間樓是跨河建筑,兩岸樓宇之間,有一座石橋相勾連,沿河條石砌成的護岸整齊劃一,門前的河埠碼頭,既方便貨物運輸和乘船出行,又方便了日常的汲水浣洗。

                                    比起周莊、烏鎮那些旅游熱地,蕩口古鎮顯得低調和安靜,在這里,白鵝仍然悠閑地浮水,木船上的魚鷹仍在捕魚,兩岸茶肆里的客人稀少,但更適宜小坐品茗、閑敘,留宿街東頭設施一新的民宿,亦可安享小鎮的寧靜?!皷|南巨浸首鵝湖,絕妙煙波萬疊圖。云外青山遙映帶,風光得似邑西無?!边@是清代詩人杜漢階對蕩口景色的贊美,想來那時蕩口就很讓墨客心儀,這里也是吳門才子唐伯虎、沈周、文徵明等常來之地,因為這里有座“真賞齋”,主人華夏是位著名收藏家,也是才子們的同道好友。

                                    向晚的古鎮,常被比喻成一首首溫婉的小令,將詩意的水鄉文化演繹得淋漓盡致。坐在古鎮的長廊之下,看云起云落,船來舟往,煙雨聚散,是一種都市體驗不到的奢侈,也是一種現實版的“詩和遠方”,所以都市人趨之若鶩。其實,今天寧靜安謐的古鎮,古時候卻都是商業繁華熱地,這些古鎮臨近都市、出行便利,又無車馬之喧;擁有各種生活之便,市鎮繁榮又能享受寧靜安適。西塘古鎮別具特色的長廊,最早便緣于一個商家為滿足客人遮風避雨之需而搭建,他的善舉為其帶來了好名聲、好生意,引得眾商家紛紛效仿,由此廊棚與廊棚相連,綿延而成為一條千米長廊。更有人在臨河一側安置靠椅長凳,供人休憩,在營造良好購物環境的同時,也成為古鎮的一道獨特景觀,折射出那個時代人本意識、服務意識的覺醒。

                                    江南古鎮或傍水而建,或有水環繞,大多古鎮則有小河汩汩流過;有河就有橋,因為橋下要行船,因此古鎮的橋大多是拱形橋。如果說,水賦予了小鎮以詩意和靈氣,那么橋則為隱于郊野的小鎮添了一份通達。

                                    甪直,一向被稱為江南“橋都”,在一平方公里的鎮區內竟有石拱橋72座。這些橋分別建于宋、元、明、清,現有41座得以保留。這些橋形制多樣、造型各異,有多孔大石橋、單孔小石橋,有較寬的拱橋,也有窄窄的平頂橋。橋多,是因為水多,甪直處于陽澄湖、淀山湖、澄湖、金雞湖、獨墅湖“五湖”之中,多條河流環繞小鎮,居中的一條直河溝通了六個方向,水陸相交,組成了一個大大的“甪”字,“甪直”之名由此而來。

                                    所有的古鎮都浸潤于水,運河之東的同里古鎮,選址和甪直異曲同工,小鎮環抱于同里湖、九里湖、葉澤湖、南星湖、龐山湖等五湖之中,被譽為江南“小威尼斯”?,F代園林專家陳從周的一句“同里以水名,無水無同里”,揭示了同里與水的密切關系。整座古鎮被15條小河分隔成七塊陸地,這七塊陸地又被49座古橋連綴成一個整體。明代,一些風雅文人在這里聚會,一起評出了“同里八景”:九里晴瀾、林皋春雨、蓮浦香風、西津晚渡、水村漁笛、東溪望月……幾乎沒有一個不沾著濕漉漉的水汽。

                                    小橋與流水,串連起了古鎮,也串連起了歷史的風情。從周莊、同里、甪直、烏鎮,到西塘、南潯、蕩口……無論哪座古鎮,有水必有橋,河上的古橋一座連一座,猶如翱翔在五線譜上的一串串音符,構成了一首旋律悠揚的樂曲。自然,橋的主要價值在于交通的意義,但作為一種綜合了文化藝術的勞動創造,各式各樣的橋梁也維系著人們的審美、文化、生活、習俗與愿景。

                                    在同里,鎮子里每逢有人家辦喜事,披紅掛彩的迎親隊伍一定要吹吹打打地過幾座橋。第一座叫吉利橋。在這里,新郎須按照舊俗完成婚禮的第一環節——“一背二抱三牽手”與新娘一起走過吉利橋、太平橋、長慶橋,在鞭炮齊鳴、鼓樂齊奏和親友鄰里的賀喜聲中,完成傳統婚禮。同里古鎮的“吉利、太平、長慶”三橋,呈品字形鼎足而立,其間相距不過數十步,“走三橋”的習俗早在清代就已流傳,凡婚嫁、祝壽、慶生、孩子滿月,人們都要走一走三橋。

                                    最早開放的古鎮周莊,四面環水,全鎮依水成街,橋街相連,船橋相望,特有的水環境造就了周莊的靈秀風韻和獨特的人文景觀。如今,被陳逸飛納入畫框的“雙橋”已成為周莊的文化標志。雙橋有自己的名字,跨越南北市河的叫“世德橋”,另一座橫穿銀子浜的叫“永安橋”。橋名透露著小鎮人的價值認知,而造型質樸、構造精巧的外形,也顯示出水鄉人崇尚自然、與世無爭的生活情趣。

                                    古鎮最重要的橋梁的周邊,往往環繞著酒肆茶樓,這里人流密集,游客絡繹,美食薈萃,往往是小鎮的文化經濟與信息中心。坐在臨河的酒館茶肆里,人們或品茗,或小酌,把酒臨風,舉杯望月,一邊欣賞橋下船影波光、橋畔岸柳行人,一邊隨意閑聊,散淡閑適之中最是小鎮迷人的風情。

                                    周莊中市河的西口,有一座建于清雍正年間的單孔石拱橋——貞豐橋。橋兩端連接著貞豐弄和西灣街。橋下有一家“德記”菜館,有一個很魅惑的綽號——迷樓。據說,當年老板的獨生女兒阿金,容貌清麗如出水芙蓉一般,當壚賣酒,芳名遠播,遠近食客聞香而來,菜館生意很是紅火。民國才子陳去病、柳亞子等南社成員,那時也頻繁出入德記,酣飲暢談之余,亦飽餐秀色。他們在此指點江山,詩興勃發,激揚文字,日積月累竟匯集了百余首詩作,遂輯成了一本《迷樓集》?!懊詷恰敝簿统闪说掠洸损^的別稱。今天,迷樓里的一組蠟像,無聲地向人們講述著百年前的這一故事。

                                    更多文脈內容請戳這里

                                  標簽:
                                  責編:王建旸

                                  版權和免責聲明

                                  版權聲明:凡來源為"交匯點、新華日報及其子報"或電頭為"新華報業網"的稿件,均為新華報業網獨家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必須注明來源為"新華報業網",并保留"新華報業網"的電頭。

                                  免責聲明:本站轉載稿件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新華報業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者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read_image_看圖王.jpg
                                  報業網書記頭像-吳政隆.png
                                  報業網書記頭像-許昆林.png
                                  受權.jpg
                                  微信圖片_20220608103224.jpg
                                  cj.jpg
                                  微信圖片_20220128155159.jpg

                                  相關網站

                                  二維碼.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網上不良信息_00.png
                                  動態.jpg
                                  911亚洲精品第一